罾事物語 / 待分類 / 週末分享:不寐的病機病因簡議及簡案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週末分享:不寐的病機病因簡議及簡案

2021-02-07  罾事物語

不寐的病因病機簡議及簡案

王東海

古人説的不寐,就是我們現在説的失眠,是臨牀常見病證之一,雖不屬於危重疾病,但嚴重妨礙人們的正常生活、工作、學習和健康,並能誘發心悸、胸痹、眩暈、頭痛、耳鳴、中風、眼疾等病證。中醫通過調整人體臟腑的功能,來改善睡眠狀況,且不會引起西醫西藥所致的藥物依賴及醫源性疾患。

《內經》、《傷寒論》認為引起失眠有多種原因:痰濕引起咳喘不得卧,卧都不得,自然就不能成眠;胃不和帶來嘔吐、腹脹等則卧不安。仲聖用黃連阿膠湯、酸棗仁湯等治療失眠。《難經》認為老人不寐的病機是“血氣衰,陽不得入陰,夜不得寐也”。這就告訴我們失眠若是痰喘、食滯等引起的,自然要要針對病因痰、積食來用藥,病因去了,才能安眠。這裏實際上是痰濕、積食等為病,失眠是其表現症狀之一罷了。心腎不交者交其心腎,黃連阿膠、黃連肉桂酌情選用;肝虛用酸棗仁湯。這屬於臟腑之氣不和,引起了失眠為主的病變。

陳士鐸在《辨證錄》中説不寐有五因:心腎不交也;肝鬱久致肝氣太燥;肝經受邪;膽氣之怯;膽虛而風襲之。筆者認為這才是真的在概論失眠之治,痰濕引起的失眠治痰濕、積食引起的失眠消積食,嚴格來説不能叫做治失眠。

《景嶽全書》歸納和總結了不寐的病因病機分二大塊:不寐一因邪氣之擾,一因營氣之不足耳,還認為“飲濃茶則不寐,心有事亦不寐者,以心氣之被伐也。”書中指出:“無邪而不寐者,宜以養營氣為主治,即有微痰微火皆不必顧,只宜培養氣血,血氣復則諸症自退;“有邪而不寐者,去其邪而神自安也”。這是綱要性的分類,臨牀運用,需進一步細辨:營氣不足,究竟是肝血不足、心少血養、還是腎陰虧虛、抑或其他;有邪祛邪,誠為必然,邪在何處尤當細辨明確。前者仍當宗陳士鐸所列諸法,後者治失眠仍是副產品了。

《醫宗必讀》將失眠原因概括為“一曰氣盛,一曰陰虛,一曰痰滯,一曰水停,一曰胃不和”五個方面。《醫效祕傳》宗《難經》之訓將病後失眠病機分析為“夜以陰為主,陰氣盛則目閉而安卧,若陰虛為陽所勝,則終夜煩擾而不眠也。心藏神,大汗後則陽氣虛,故不眠。心主血,大下後則陰氣弱,故不眠,熱病邪熱盛,神不精,故不眠。新瘥後,陰氣未復,故不眠。若汗出鼻幹而不得眠者,又為邪人表也。”這裏面多出了一個水停,水停者治水,治失眠還是副產品;另一個是汗後心陽虛,可補陳士鐸書中所不逮,並可知:陳士鐸書中不載此條者,他和他的老師們甚少遇有此種情況。

筆者臨牀所驗,當前民病失眠者,常常兼有高血壓、頭暈頭疼、耳鳴、眼乾澀或眼角癢迎風流淚、便祕等症狀,單純病失眠者極少。其治療之法宜宗陳士鐸,以熟地、生地、山萸肉、制首烏、懷牛膝等滋養肝腎為主,或加棗仁厚養肝心之血、或加麥冬、北沙蔘潤心肺助降、或佐交泰丸(黃連肉桂)為引、或以桑、菊、白芍、夏枯球、梔子稍清肝膽之熱,大多能隨手獲效。唯有高年陰虛髒燥陰陽不交者、思緒不寧心事放不下者、頑固失眠而別無所苦者等情況最難調治。茲舉數例以證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