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價值官 / 待分類 / 連章子怡都要去做導演了?

分享

   

【中通快遞香港】連章子怡都要去做導演了?

2021-03-12  文娛價值官

撰 文丨沈   多

編 輯丨美   圻

文娛價值官解讀:

ID:wenyujiazhiguan

張藝謀曾經感嘆過,當下電影市場門檻最低之一就是導演。而馮小剛在憑《老炮兒》取得影帝之時也曾調侃過:“太多演員當導演,我只能轉型當演員了。”

2021年春節檔的最終戰報,讓《戰狼》和《你好,李煥英》暫時鎖定了中國電影史票房總榜的冠亞軍。價值官在朋友圈看到了蘿貝貝的一句感概:“現在票房最高導演是吳京和賈玲,擱五年前説出來誰信啊。”旋即,APP裏又跳出“中國電影進入去大導時代”的文章,對電影產業來講,這確實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未來的資本市場,為演員做導演買單的人會越來越多,這不,《我和我的父輩》剛剛官宣了四位導演的名單: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無一例外,全是演員。


為什麼演員當導演容易出高票房?

演員跨界做導演確實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雖有很多的失敗案例,比如王寶強的《大鬧天竺》,黃磊的《麻煩家族》,李晨的《空天獵》等等,但以票房成績為標準來看成功比例的話,相較於科班導演還是高的。

為什麼演員當導演容易出高票房?

其實和市場追捧IP的邏輯是一樣的,演員本身就是一個大IP,自身人氣所引發的話題及市場號召力強,對投資方來講,確實比扶植新導演的風險要低很多,僅宣發這一塊兒,就省了一半力。

陳思誠的《唐案3》位居中國電影史票房總榜第五

而有資格跨界做導演的,基本都是一線演員,或者是在行業裏積累深,有表達欲的中生代。他們做導演有着天然的優勢,甚至都不能被定義為跨界,因為演員本身就是影視製作中的一環,他們在這一行裏摸爬滾打多年,對拍攝一部影視作品的全部流程都瞭如指掌,又有很多機會和同級別的優秀導演合作,由實踐中學真知,專業能力上不見得會比科班差。
而隨着這些演員在行業內話語權的增大又苦於碰不到適合的劇本和角色,於是,“演而優則導”就變成了順理成章的事。不僅能拓寬事業版圖,滿足表達欲,還能升級身份,延長藝術生命。這和打工仔工作久了之後,自己出來創業當老闆,是一個道理。

大鵬憑導演處女作《煎餅俠》,晉升10億俱樂部成員

而演員做導演的模式,基本都是自導自演,為了能獲得投資,他們通常願意讓利,降低片酬,或是以入股分成的形式參與到項目中,從投資方的角度來講,成本上就比很多請大咖演員和大咖導演的電影要有優勢。

縱觀由演員轉型導演,並取得商業性大成功的案例,價值官發現其實有規律可循,基本都是集中在動作和喜劇這兩個題材類型,從輝煌的香港電影時代就已有歷史傳承。


1972年,李小龍導演《猛龍過江》刷新了之前自己主演的《精武門》創造的香港票房紀錄,不久他的票房紀錄又被喜劇之王許冠文導演的《鬼馬雙星》打破。李小龍去世後,就留下許冠文獨自刷新自己的紀錄,直到70年代末成龍的出現。整個80年代的電影市場,基本屬於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成龍獨霸。直到90年代,周星馳帶領着香港喜劇電影又重回巔峯,此後兩人開始互刷對方的票房紀錄,周星馳以五部年冠的成績傲視羣雄,成龍則以單片最高票房領跑90年代。


在香港電影式微,國產電影崛起之後,喜劇與動作電影交替輪莊的形勢,其實沒有發生太大變化,吳京和賈玲就是這兩大派別的典型代表,類似的還有很多,比如徐崢、陳思誠、鄧超、大鵬等等。作為大眾最喜歡的華語電影類別,動作和喜劇不僅在工業程度,擁有最成熟的製作體系,同時也是嚴重依賴演員的類型片,這恰恰也成就了演員轉型做導演的優勢,並奠定了影片更容易收穫高票房的基礎。

導演的門檻有多低?
 
《謙道》裏,謙大爺給我們普及了一個冷知識,原來京劇大師十之六七都是票友轉行。確實,藝術領域並不強調“科班”的獨斷性,因為藝術本身就是非常一個主觀和體驗性強的行當。而我們知道的所謂的“專業導演”,很大一部分,也都不是導演專業:卡梅隆是卡車司機,昆汀是錄像廳店員,張藝謀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馮小剛是美術助理出身……他們可以半路出家,吳京,賈玲當然也可以。

所以,這是一個人人都可以當導演的時代嗎?

似乎是這樣的,這也是為什麼抖音、快手能迅速風靡的原因,因為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的導演,且都有表達的慾望。事實上,任何人,只要得到投資人的認可和信任,並組建了一隻可以進行電影拍攝、製作的團隊,理論上都可以去“執導”電影。

而電影工業的發展,讓分工越來越細,團隊協作能力越來越強,導演需要做的事情也越來越扁平化他的工作很多時候更像是一個產品經理,起到的只是一個串場的作用,把各部門各團隊統籌起來,哪怕還不能夠完全掌握“導演”的專業技能,但靠着精良的團隊配置,不用擔心基礎的技術性問題,最終成片也能夠流暢自然地表達自己的主題和思考。所以,“有錢”和“有人”就可以做導演,這是當下中國電影的現實之一。

王寶強憑《大鬧天竺》拿下金掃“最令人失望導演”


當然,形式能搭建起來,內容核心能不能拿捏好,才是真正的考驗能力與水平,一個人“當上了導演”和“導演出來的作品優劣”完全是兩回事。郭德綱説,'相聲很簡單,誰都能説兩句,但能賣出票去那只有極少數人可以做到。’用在導演這一行也適用,其實很多行業都是如此,門檻低,是人都能進,但台階在裏面,上到高處不容易。


什麼是好電影?什麼是好導演?

徐崢當年籌拍《泰囧》,拿着劇本遊説了很多金主,希望得到投資,但最終只有光線的王長田掏了錢。而今,儘管影視仍處在寒冬期,資方越來越謹慎,但為知名演員的導演處女作買單的人,卻趨之若鶩。

徐崢《泰囧》的大獲成功,開啓演員轉型做導演的風潮
預計今年國慶檔上映的拼盤電影《我和我的父輩》正處於籌拍階段,由吳京、章子怡、徐崢、沈騰四位聯合執導。開心麻花影業董事長劉洪濤透露,沈騰每天都很焦慮,因為首當導演壓力非常大,但從網友的反應來看,大家都對沈騰有着莫名的信心,更擔心的是章子怡的部分。

章子怡曾經以製片人的身份,出品過一部口碑與票房均不佳的《非常完美》,這一次能接下導演邀約,大概也是作為三季《我就是演員》的導師,為學員執導小品,鍛煉出來的自信和勇氣。只是,相比大多數演員轉型的導演,用十幾二十年的人生積澱,去完成自由表達的處女作來講,《我和我的父輩》是命題作文,籌備期又短,相對難度更大,章子怡會交出一個什麼樣的成品呢?

章子怡導演處女作主演定下參加《演員3》的馬嘉祺

最後回到論壇討論得火熱的話題,在吳京和賈玲的票房成績面前,老一輩大導是不是可以退出歷史舞台了?且不説拋開電影屏幕數和票價等硬性指標的變化,做對比的不公允。僅説電影本身,就有着商品和藝術品兩個屬性,如果以票房為標準,來衡量導演的成就,其實是得不出什麼參考性的答案的,到最後無非是“得年輕人得天下”這一類正確的廢話。

在文娛價值官看來,電影和人生,都是以餘味來定輸贏的,幾十年以後,你還能記得的電影,就是好電影;對他的下一部作品始終懷有期待的導演,就是好導演。


結語


文娛價值官認為,一個行業的人才背景,一定是越多元化越好。電影工業化的發展降低了技術門檻,凸顯了其他素質的重要性,而能夠將最好的編劇、攝影、服道化、營銷等幕後團隊聚合在一起,為同一個目標,傾心傾力貢獻才華,本身就是導演的專業壁壘。

我們也相信,未來還會有越來越多的優秀人才,帶着更多的新想法、新創見,不斷的“跨界”成為導演,經由市場的優勝劣汰,中國的電影產業,也必將從當下的鍍金時代,進入真正的黃金時代。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